1.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返回首页
  2. 免费注册|会员登录|搜索|帮助中心|资费查询
本网公告
公告
热词:优发娱乐十字绣图案大全灯具

蒋和平——富亚涂料的创业历程

发布日期 2011/3/25 15:53:41 来源:
  财智人物专访北京富亚涂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和平,几年前“一喝惊天下”的蒋和平已经在在涂料行业打拼30年,他所带领富亚团队自主研开发出世界领先水平的超级健康产品,第一款“能喝”的涂料,并亲自喝下涂料,虽是自信的无畏之举,也显现出民营企业的弱势地位,凭借企业强大的科研实力和雄厚的资金,富亚在绿色环保节能定位上,集中优势资源,一举突破并实现VOC含量为零的超级健康产品,成为世界上首家将VOC含量降为零的涂料企业,评借这一核心竞争力,富亚在国家体育馆"鸟巢"的涂料竟标中,一举击败众多国际涂料巨头,成为"鸟巢"涂料供应商,为推动中国涂料产业结构调整,涂料产品进化升级作出了卓越的贡献。财智人物特邀请资深媒体评论人石述思做客本栏目,与蒋和平共同探讨民营企业生存法则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今天呢,我们就为您请来了富亚涂料的蒋和平,蒋总,蒋总你好。
  蒋和平:好,谢谢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还为您请来一位嘉宾呢。今天我们就为您请来了咱们北京富亚涂料有限总经理蒋和平先生,另外一位嘉宾呢,还是我们资深的媒体评论人石述思,述思你好。
  石述思:你好,观众朋友们好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将先生,听说当时咱们涂料竞标这个鸟巢工程是因为一次打赌开始的?
  蒋和平:当时是刚申办奥运刚下来,下来有一个美国的一个材料供应商,他提供的材料其中非常环保的一个材料,他就跟我说,因为我们一直用他材料,他说你这个奥运会有没有希望啊?我说那你说我们有希望的话,咱们怎么办啊?他当时确实是跟我们说了这么一个概念,说如果你奥运会用你的涂料了,包括用他的美国那家原料的部分,他说我们是,咱们跟总部说好了免费提供,但是你得在后期的宣传也好,各种说法也好,得提到我们,说我们确实是为你提供了这种非常环保的材料,他也是为他这么一个说法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那后来宣传的时候提到他了吗?
  蒋和平:他也没提到,他也没给我免费。也没免费,开玩笑嘛,怎么能免费呢,咱们用的也很多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那要是没有这个玩笑,您还去不去参加这个竞标呢?
  蒋和平:其实也得去,这是当时是说开玩笑的这个事呢,做了一个小推动吧,就是说打这个赌嘛,我说我肯定能够中标的时候你怎么办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看来不能跟外国人随便打赌,打了赌也不认账。
  蒋和平:对,他实际是他换了上级领导了,换了头儿了,也变了。
  石述思:看来诚信问题不仅在中国很严重。
  蒋和平:一样,一样。其实只要是人都有这个问题。现在经济危机这个事好多都是大国出现的这种不诚信的东西造成的。
  石述思:财智人物主持人,我看这片子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咱光关注那51块奥运金牌了,全民得到巨大的鼓舞,实际上在奥运舞台上也是一个经济PK的大战场。
  蒋和平:这个实际最后呢,刚才咱们短片里有一个秘书长,中国装饰装修材料协会,他当时也提到这个问题,咱们当时提到了奥运就是,也是个绿色奥运其中的一点就是绿色奥运,绿色奥运怎么样呢?就是我用的材料要非常非常的环保,非常非常的对人没有这种危害。我们实际抓住的这个点主要是这点,因为富亚涂料这么多年,也是按照这个宗旨,而且它主要的这种产品的卖点都集中在环保健康上,当然是满足其他条件的基础上,所以在奥运竞标这块呢,我们最锐利的一个武器接近零的这种乳胶漆
  石述思:那我有点困惑了,你想想跨国品牌,从企业的规模,技术实力,人才实力,资本实力都远高于富亚之上,人家也知道咱的口号,咱的口号不是秘密,人文奥运、科技奥运、绿色奥运,人家也冲着这个来的,凭什么您就能够一军突起啊。
  蒋和平:有这么一个问题,就是中国有句兵家的说法,就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那他们为什么在这场角逐中他败下来了呢?就是他不知己知彼。
  石述思:他轻视您了。
  蒋和平:对,他轻视咱们了,因为他欧盟的标准30克,就是VOC一生这个涂料里边要求欧盟的标准是30克,奥运咱们定的标准是50克,他觉得我们30克到那儿就,我的实力,我的牌子等等等等吧,没想到富亚来一个零VOC,接近零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您这样,为了让我们观众更明白一点,您先说说这个VOC到底是什么?
  蒋和平:VOC是这样,VOC是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英文缩写VOC.财智人物主持人:那它具体指的是什么呢?
  蒋和平:指的是什么呢?就是假设苯,苯类,甲醛或者是挥发性的像汽油、柴油等等这些,没有挥发的这种。
  石述思:财智人物主持人,咱来认真研究一个这个案例,因为现在金融危机,经济形势不好,经济形势不好国家又提出一个产业结构调整,产业结构调整靠什么完成,靠技术创新,而他做出了接近零VOC的这么一个,而且在企业的规模,整体实力远逊于跨国公司的前提下,您这个秘籍能不能披露一下,对中国中小企业的发展太有帮助了。
  蒋和平:有帮助,有帮助,因为这个事,就是VOC接近零的这个技术是我们一项国家的表明专利。
  石述思:还藏着呢。
  蒋和平:还在用,还在用,还在用。也经过了几年的这种研究。
  石述思:那么我相信你面对着跨国巨人,无力完成的一个产品力的突破,您一个中国的中小企业怎么完成的?
  蒋和平:这么完成的,听我说,假设咱们就按分散剂这一条来说,我们用的是从植物里提炼的,是豆油,豆子,就是咱们吃的大豆,他是从大豆里提炼的。
  石述思:那国外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呢?
  蒋和平:也可能是说这个规模越大,他对这种科技创新的这种,咱们有这么一个概念,好多的这种尖端的技术都掌握在比较小的企业里边,为什么呢?我们很弱小,我们不能靠规模在赢势上,可能就得一军突起,搞一些新的品种,新的模式。当然将来会大了,大了以后可能对于新产品的开发,也会逐步的在慢。
  石述思:可是咱们传统中小企业,解决技术关有一公式,我给您列列,引进、消化、吸收、创新,您这个不一样,您这叫平地起了一高楼。
  蒋和平:对,是这样,我们这个团队尤其是我本人来说,都是搞技术出身的这么一帮人,最早都是在研究所做技术工作的,后来某种因素下了海了,干了这个企业了。
  石述思:您拿了标以后,老外们,巨人们盯着呢?服吗?
  蒋和平:也有不服的了,不服的就是拿去检测,看看是真的假的,甚至在网上给你说点什么小故事,这都很正常,人嘛。
  石述思:今天您可请对人了,这是未来中国中小企业面对着更大剧烈的全球竞争,其实本土已经全球化了。
  蒋和平:一样的。
  石述思:人已在全球化,别回避了。
  蒋和平:对。
  石述思:所以说他代表了一种发展方向,科技型导向。
  蒋和平:没问题。
  石述思:所以这也是他坚守的一个核心的理由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咱们老话讲嘛,一招鲜吃遍天。
  蒋和平:因为你有故事可讲,如果说我就是打铁的,但是你打的没有特别高级的铁,刀什么的打出来了,磨够火候就行了,那不行,你做的就是普通的。
  石述思:我还是无比困惑,因为我接触的企业大部分都是三来一补,引进消化吸收,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公司,我万分高兴,我巴不得所有的隐形冠军都是这样的。我就特困惑,您这个任务是怎么完成的,因为我认为我的一个感觉就是所有的先进技术,就是包括资本,先进的管理,…的资本,先进的技术,优质的人才,都在跨国公司手里了。
  蒋和平:也不见得。
  石述思:不见得,那您是怎么找到这么一个喜马拉雅山的北坡,这叫北坡路径。
  蒋和平:我跟你说,实际这个东西目前来说还算是很先进的技术,在涂料行业里边还算比较先进吧,但是随着这种与时俱进,会有很多的人追上这个技术,这是很正常的,就跟能源一样,昨天我看一个说这个能源的故事,最早烧木头,刚把这个煤发现的时候,它肯定是高技术,高新技术,这家伙有煤了,黑不溜秋的能烧,这个时候保持不了多长时间,必须有石油出现,但是石油出现又是新技术,包括我现在这个技术,就是零VOC,实际在时间的推移,也会有人再赶上这个技术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是这样,刚才我们呢,刚才你问那点,就是跨国公司都含有的那些,实际上在蒋总这儿,他先进的技术人才,还是有的。而且呢,不一定是特…。
  石述思:您让我说,看他的身份,他本身就是科研人员出身,中国缺三类人,有魅力的官员,有魅力的官员,有思想的企业家,懂市场的科研人员,他身上集了两个元素在一起,科研人员、懂市场,而我们面对的现实是什么呢?像蒋总该支点招了,您不能光说富亚多好多好,该为中国中小企业家服个务。那我们热切盼望的,70%我们的国家专利,基本上是沉睡的,沉睡的财富,严重脱节跟市场。而您这样的人太少了,怎么完成咱科技和市场亲密的握手?
  蒋和平:这种结合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关于这个科技和市场的亲密的握手,咱们看看蒋总ZUICHU出道的时候是什么样,也是看个小片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蒋总我先问您一个问题,这好喝吗这个?
  蒋和平:这个不好喝,应该说不好喝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当时我记得在2000年的时候,我也看到过这个消息,当时我的感觉好像就是一家涂料厂在自己炒作,但到底真伪谁也没去验证过。而现在应该说当时您怎么会想起这种方法来做呢?而且非要自己喝进去。
  蒋和平:对,当时实际是这样的,2000年的时候,我记得当时媒体报道的时候,环境污染,家庭装修污染的那种事件比较多,大家又都想说自己的涂料环保,抢着说,实际那个时候我们做了一个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有一种实验,就是动物实验,小白鼠,MD50,就是把那个小白鼠给它把嘴撑开,用针管给打到韦里面去,把这个涂料,做这个实验,然后看它生长的这种期间,15天、20天看它死不死,照样喂食,而且给它打的我没有做过这个实验,就是往你注射的那个涂料,喂的那个涂料是分期的,今天喂一次,明天喂一次,还这么喂,但是看它活得怎么样,当时这些涂料喂了以后呢,这些小白鼠活得都很好,当时确定为无毒级产品,按食品检测,咱们食品有时候检测就用这种方法。
  石述思:可能他现在是小白鼠不是小白鼠,变成大活人了,没事吧,喝完。
  蒋和平:没事,我这不现在还是十年了,接近十年了,九年了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当时也没什么反应。
  蒋和平:没什么反应。
  石述思:看来比有些牛奶还靠谱一些。
  蒋和平:倒是没有三聚氰胺,就是这个,后来就是我们也想张扬一下自己涂料的这种环保性和健康性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那为什么不用正规的渠道去做呢?
  蒋和平:正规的渠道的话,谁给你去张扬出去啊。我得想办法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那你就做广告啊。
  蒋和平:做广告没钱哪,那会儿刚开始嘛,哪儿有钱啊。那你是说我们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那时候讲都用点子。
  蒋和平:用点子,那时候就说,我们弄点猫狗,猫狗很大了,而且我们训练的其中有一只狗开始给他喝牛奶,突然给他倒涂料搁点糖,你就是给它倒上,它还真喝去,它就喝,待一会儿它才感觉出来味不对了,它就不喝了,他就想用这个猫狗做个这种演示,做这个演示以后,张扬这种…。
  石述思:您亲自喝完以后,那帮动物协会的人就散了?
  蒋和平:没有,实际还没有散。
  石述思:那这个事情以后发生了什么没有?就是您喝完以后,震惊京城,成名人了反正。我就从那时候知道您的。
  蒋和平:这确实是很震惊,因为当时没有这么做的,感觉你这个好像人喝了,它这种反响比较大,确实比较大。
  石述思:那么后来呢,那帮猫狗协会的人呢? 蒋和平:就散了嘛。
  石述思:就是人喝完,猫狗。 蒋和平:就解散了。
  石述思:那个宣传就划上一个句号了。 蒋和平:对对对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其实按理说,当时您做了这么一个,应该是一个很出奇的,很是个点子的一个方式,来推广咱们的涂料,但是过后呢。
  石述思:这个副作用。 蒋和平:有有有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反倒是市场上您的这个产品并没有说像想象的,像您当时那个涂料一下就推广开您的新闻被推广开了,但是那些涂料好像没有推广有那么大的作用。
  蒋和平:也确实是起到了几个作用,当时确实是最起码就是社会上知道了有一个涂料叫富涂料,相对来说还是很健康的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我觉得您不如起一个叫人喝的涂料。
  蒋和平:不行,那就是一个诱导了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不是诱导,是您那个确实做出来。
  石述思:你可别支这个招了,现在我们街坊好多小孩家长还提醒不要喝涂料,不要向蒋叔叔学习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其实您说的富亚涂料,但是在当时我的记忆里边,我只记得有一个人喝了一个涂料,这人喝过的涂料,但是对富亚这个名字说实话,说实话记得不是很清楚。
  蒋和平:包括到现在我们还有些场合还在嫁接这种概念,就说当时喝涂料的是富亚涂料的谁谁谁,还在说这个事,还在延续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反正我知道现在进了健康超市,我一看满眼都是国外的大品牌,反正要买的家里这些一般都是老婆做主,就奔着那品牌就去了。咱们富亚既然有这么好的一个产品,都做到VOC是零的产品,但是为什么就是没有那么多人认可呢?你在这方面想过没有?
  蒋和平:想过,想过这个问题,实际还是广告。财智人物主持人:还是广告。
  蒋和平:对,还是推广的不到位,你中国企业从零开始,从和弱小开始,一点一点发展起来,而且呢,还有很多那种更深层的那种问题,包括以前不让说的一些问题,包括说你外国企业为什么在你这儿发展很好,他们太优惠了,不是一样的待遇。
  石述思:现在您别抱怨了,已经统一了,都25%了。
  财智人物主持人:对,我们确实需要有这么一个过程。
  蒋和平:这个过程也是咱们理解政府的这种要求,引进外资,要不哪儿这么多外汇。石述思:您带出一个好问题财智人物主持人。第一个问题呢,我看完这个,我没有一点想笑的感觉,虽然看着很像一个笑话,就是说实际上你提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,到我们今天装修的时候,基本上被装修公司推进的还是跨国品牌公司,其实咱提出一个什么尖锐的问题呢?其实中国好多好多产品已经出来了,但拿什么让我相信你,我的国货,所以说蒋总就做了这么一个惊人的举动,他不是芙蓉姐姐,芙蓉姐姐出那么大名没有用的,他至少获得一个机会,让人去拍我砖吧,反正我喝了,我是最环保的,他至少完成这么一个轰动的效应,但是我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,你想动物协会也找你,现在社会上也有非议,还有一些家长天天拦着家长不喝涂料,他造成很多这样的一些副作用。我就觉得你比如说作为一个国货,新诞生的国货,经过喝涂料这个行为,要想做推广,您觉得正常的一个途径应该是什么样子?
  蒋和平:正常的途径是这样,这个东西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,一个是说你这种方式是不是科学,这是从科学的角度来说的,理化的角度。那你要从广告学的角度来说,营销学,那么这个活动就没有什么不科学的,做广告有两点。
  石述思:您到今天还要坚持那次做那事是正确的。蒋和平:对对对,它是从两个概念来说,你要如果从科学角度,就是科学家的角度来说,这种方法可能不是很科学的,因为这个涂料的检测有各种方法,检测它的VOC.石述思:蒋总回答了我了,我刚才提的问题到今天除了接着喝涂料,还没有第二太条出路,那就证明社会各界方方面面对于国有品牌,国有产品这只丑小鸭,凝视他的眼神多一点温柔少一点刻薄,我呼吁一下,到今天还没有解决。
  蒋和平:对,一直就没有解决。这个问题也需要中国企业更争气。
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,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,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发表评论】【复制地址】【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关键词:
(注:网友评论仅供网友个人看法,并不表示盛丰优发娱乐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!) 发表评论
查看全部评论>>
输入验证码:验证码 最多输入200字符!
资讯分类
今日焦点 国际动态 国内要闻 市场观察
分析预测 科技前沿 政策法规 宏观经济
人物专访 企业动态 促销活动 优发娱乐知识
行业协会 图片新闻 招标 专题报道
优发娱乐网简介| 服务条款| 隐私声明| 汇款帐号| 产品服务| 盛丰招聘| 帮助中心| 联系我们| 友情链接
优发娱乐